{韓劇}地獄公使(Hellbound)(第一季,共6集),有雷觀後感。在宗教的誕生中看見集體意識的迷失與恐懼。

播放時間:2021

個人:8/10

--以下是有雷心得,請小心服用。--


《地獄公使》,由韓國漫畫《地獄》改編,在總共六集的篇幅裡,可以分為前三集(警察主線)跟後三集(電視台製作人主線),講述有關私刑正義、宗教的誕生、罪與罰、以及失去自我思考的集體意識。


劇情部分,主要描述某種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以詭異的人臉(劇中被稱為「天使」)對世人進行宣告,被宣告者將會知道自己的死期並下地獄,而在死期到來時,會憑空出現三個黑暗人形的地獄使者,用殘忍的虐殺方式讓被宣告者死亡並成為焦屍,「新真理教」把這一切稱之為神的旨意,天使的宣告以及使者們的演示是為了讓世上的罪人受到懲罰,而新真理教的狂熱份子「箭鏃」則以此名義製造暴力的私刑正義及混亂,甚至把被宣告者的家人身分都公諸於世,處刑這些"罪人"及其親屬。


劇中的正派角色是由閔惠珍律師組成的「蘇塗」組織,企圖透過安排好的死亡原因讓被宣告者悄悄死亡,藉此保護他們免於公開演示及遭受迫害,該組織認為新真理教所宣揚的教義其實只是隨機的自然事件,設法要讓世人看清新真理教及箭鏃對社會的危害。


公開演示的目的是為了警醒世人還是隨機處決?

從開頭在咖啡廳裡緊握手機、直冒冷汗的人開始,一場可稱為虐殺式的公開處決被攤在民眾面前,各種追逐與血腥畫面震撼著觀眾,直接明瞭地述說"這件事有多可怕",被稱為地獄使者的三個黑色人形使用殘忍的手段處決被宣告者,於是,這樣的演示行為被鄭晉守稱之為神的降罪,新真理教把這一切的超自然現象包裝成了教義,告訴世人神的制裁是為了提醒並介入現代社會的公平正義體制,而在劇中明確的轉捩點則是朴靜子的公開演示,新真理教得到了應證及群眾影響力,進而創造了鄭晉守口中所稱的新世界。


不過這一切在細想後會發現,無論是天使、地獄使者、神的旨意,通通都是被創造且定義的詞彙,冠上了神聖且不可侵犯的正向字眼便合理化了這些血腥暴力手法,套句後三集的主角裴英宰所言,稱之為地獄也不為過。

所謂的天使宣告本身沒有什麼規律可言,死期長至20年(鄭晉守),短至30秒(孔亨峻教授的女兒),被宣告者所犯的罪也是依靠事後驗證出來的,而是否罪大惡極到必須下地獄,人民心中是沒有一把尺的,活在隨時可能被宣告的恐懼中,只能把這些恐懼寄託在新真理教之上,所以這樣看來,對權威的討好是因為害怕、只渴求解答,人民只需要遵從就"應該"不會受到懲罰;群眾崇敬神的旨意、宗教的力量,所以長不出自我和思考,也說不出實話和批評,造神運動跟極權國家有87分像呢,演示成為了工具和展示,如果沒有夠好的演示就自己來創造,反正人為的法律是走在後頭的,依照箭鏃的思想脈絡,只要私刑先實施了,正義便隨之而來。

於是,新世界的正義是依靠人心的脆弱和恐懼所建構出來的,或者那也稱不上正義,只是服從和噤聲,為了不被貼上標籤,默默地守在自己本分上"應該"要在的位置就好,成了失去思考的群眾,是相當可悲的。


宗教的誕生、無關正義的私刑

為隨機事件強加解釋使人目睹了一個宗教的誕生,把巧合編製出規律,相信「因為而所以」的因果關係,例如因為某人罪大惡極所以被神懲罰了,如果有例外,不是規律本身出錯,而是有其他人類未思考到、經驗到的可能性,既然沒有所謂例外,「解釋/信條」本身即是不可撼動的,一個宗教的紀律和儀式就更加重要了,使人們根深蒂固認定自身的罪,不斷尋求宗教的撫慰,如同劇中被宣告死期的嬰兒媽媽,相信新真理教會給她解答釋惑,告訴她對新生兒做出宣告多麼不合理,她懷疑自己、懷疑小孩,卻沒有發現最該被懷疑的,是她對新真理教的信念基礎,只不過,要去提出最根本的質疑是困難的,劇中的好幾個論點都一再強化了新真理教的手段是多麼有效:

1.罪人應當受到懲罰的應報理論(但懲罰跟罪責有相等嗎?)

2.箭鏃的暴力手段使人害怕,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沒有了問題

3.神、地獄使者、天使是人類不可企及的神秘力量,現實中沒有可以阻止這些的槍炮彈藥或方法

4.對新真理教的宣揚,昭顯美好共榮的和諧願景是人類所追求的,例如鄭晉守議長抱著孩子們的光明溫暖形象照,代表了生活的秩序和安定

5.人類的趨利避害天性讓大多數人的思考停滯,假如被宣告,找個無人之處悄悄死去就好,說的理由是為了不讓遺族成為罪人,但罪人是誰說的?是新真理教跟箭鏃吧,罪與罰被無限上綱成了控制思想的手段



事實上,人的死亡是必然的,有沒有任何證據闡明多重的罪才"值得"受到宣告?


如果沒有,那等於宣告本身是不帶有懲罰意義的,新真理教的觀點是「罪人會受到懲罰,所以不應該犯罪」,那舉個例說,會不會有某個人在被宣告了5年後的死期,他在這期間就瘋狂犯罪或做壞事?這麼一來犯罪其實是無法被遏止的,而又再次回歸到了人類的自律行為(前三集的警察觀點);

如果有,那不就像是法律在條列哪些行為屬於犯罪,那麼新真理教的教義何在?這些所謂的宣告並不具備法律的該當性、違法性和有責性,僅僅出於隨機的恐嚇和威脅的信念基礎其實極度脆弱,只能抓著一個又一個的演示來循環證明,諷刺的是,劇中的小嬰兒成為了工具和手段,而在這個「例外」發生後,當初的轉捩點朴靜子死而復生,新真理教是否因此要被推翻,似乎也只能等到下一季揭曉了。


這部劇整體色調是黑暗且沉重的,雖然地獄使者的懲罰場面血腥暴力但不是爽片類型,感覺像是從劇中看見了一個可以用來跟現實社會比較的極權體系的誕生,裡頭也混雜了社群網路的肉搜噬血、自以為是的鄉民正義、對於身邊的人必須提防的另類白色恐怖等等,如果不喜歡這種架空的超自然想像世界,或許可以來看個Netflix新上線的《少年法庭》,依照身邊朋友們沉重推薦的程度,立基於現實世界的壓迫感看來會更讓人喘不過氣。



題外話,劇中祭司團在為了新生兒爭辯要不要修改教義的橋段,足見這個體系裡也是充滿荒謬的,連警察也要尊敬的這些神職人員,根本上也只是相當平庸的群眾罷了。

導演:延尚昊

演員:

鄭晉守(劉亞仁飾)

閔惠珍(金賢珠飾)

裴英宰(朴正民飾)

宋昭賢(元真兒飾)

陳京勳(梁益準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