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妖怪人間(Monstrous Me),第一、二集無雷觀後感。需要拉近距離的妖怪與人間。

播放時間:2020

個人:7/10

--以下是前兩集的無雷心得。--

 

《妖怪人間》是2020年的台灣原創奇幻戲劇,描述的是(以下摘自公視):

一個訴說妖怪生存在人類世間的故事

一段敍述妖怪與人類之間糾葛的傳說

一齣講述妖怪人,如何抉擇成為妖怪還是人類的奇幻劇集

 

 

顯而易見地,《妖怪人間》的主軸是妖怪、人類、及妖怪人之間的關係,相互的對立和衝突能否化解成和平,是預告裡揭示的探討主題,劇中設置的「特殊住民協調處」,是雙方之間訂定協議及溝通的橋樑,除了讓妖怪們戴上「特殊住民手環」以保護他們之外,更令人在意的是在開頭就埋下伏筆的「某次事件」,這些疑點和懸疑感原本應是吸引觀眾的手段之一,然而,看完了這兩集下來,只能說有點隔靴搔癢的不痛快感。

 

根據新聞報導,導演所言是:「透過相對於『人類社會』的個體『妖怪』,來觀看人類社會為維護己身的行為、面貌。」這麼一想,似乎能較為理解劇中為何偏重人類行為的描述,可是,如果以片頭的妖怪人間來看(或者在還沒有看到這篇報導以前),對我來說,鑲嵌在劇名中的「人間妖怪」四字,解釋起來會像是:妖怪在人間,人間有妖怪,也就是說,「妖怪」與「人類」的比重各會是50%,或者更像是,妖怪可以像人,人也可以像妖怪。

 

只是,如此一來,目前兩集大多聚焦在「人類行為的侵略」就會讓我覺得失去了上述的比例,妖怪都只是在棲地好好的卻被人類利益所侵害,自古就存在的妖怪反而變成了力量強大的弱勢,所謂的和平共處在劇中是「保護」,於是,這樣一聯想很像是在說,妖怪=大自然,人類=危險,妖怪受到危險理所當然會反擊,可是加害者卻一直說會設法處理,在劇中目前特殊住民協調處相當無力的作為裡,就有點模糊了矛盾跟諷刺的界線。

 

 

另外,我自己疑惑的點是,妖怪很強大但是需要人類的保護或協助,代表這個手環似乎起不了實質上的作用(或者就是諷刺那只是表面上的和諧),可是妖怪真的需要人類的保護嗎?他們有自己的棲地,人類也有自己的生存環境,不互相冒犯當然沒事,可是那種「你欺負我,我就欺負回去」似也無不妥,換個立場,如果我把你家房子變成我家工廠,有誰會無所謂接受摸頭?人類跟妖怪的互動上,也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這個要再繼續觀察XD

 

 

 

看完了第一二集,我的初步感想是「卡卡的」,整體的風格還有預告從片頭起很吸引人,但是截至目前為止的劇情、剪接、對話、配樂都會有一種距離感,那種距離感是因為觀眾對劇情有所期待,想要知道「妖怪跟人類」故事的發展,無論是奇幻風格或者是所欲探討的對立、環保意識,都應該要能激起很多火花或者有更深刻的反思,但是本劇所呈現出來的卻跟我所想像的有所落差,無論是人物的刻畫或者是互相對話的不自然,會讓人有種難以完全融入的感覺。

 

我看了LIVE文中的討論後在想,會不會很多人預期的(包括我自己)是會看到「妖怪的特別」而不是「人類有多壞」(因為人類很壞我們知道XD),所以對於妖怪的刻畫,也就是此劇奇幻風格的看點,是一開始吸引我的起源,而這也是此劇作為強打的行銷之一,所以,更希望藉由這部劇去加深對於台灣民間故事的認識,那樣的認識除了透過演員之外,是否要有多一點篇幅讓觀眾去感受、觀察這些妖怪的習性甚至是能力,我覺得畫面跟故事是可以再說得更細一些的。

 

《妖怪人間》的風格奇幻但不恐怖,目前為止沒有嚇人或是血腥的畫面,節奏偏慢,人物間的對話不多,以上是這兩集的一點雜感跟大家分享,第三集的預告還是很吸引我,希望八集夠看啊~

 

 

導演:馬毓廷

演員:

石知田(飾鹿計)

連俞涵(飾秦嘉薇)

黃騰浩(飾林諧平)

陳以文(飾毛杏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