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回憶是為了饒過自己,而不是為了要饒過妳。

 

我坐在火車裡,望著窗外停等火車經過的機車人群,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在哪裡,就只是聽著不停叫號下一站的語音,下一站,後一站,next stop,一站接過一站串起南北之間,串起車廂與車廂間龐雜的年齡層,閉起雙眼休憩或者搭肩密語的情侶,於是,忽然想起了一向安靜的日本地鐵,即使擁擠,所有人都隔著距離不互相打擾,人與人之間的縫隙,近到很遙遠。

但是換個角度試想,當我是機車群中等待的其中一人時,想的會不會是,火車上的人要到哪裡去,怎麼看起來那麼面無表情,每個人看起來也都那麼相同,然後重點是,火車能不能趕快過?

 

每個人都還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就算自以為如何對別人同理,沒有吧,我以為感受到了你的感受,但那不過是我的感受其中之一的渲染,你不知道我的,我也不會知道你的,從來都是如此。

 

 

曾經我以為可以很帥氣地邊聽音樂邊寫字,試了好幾年才發現我沒有這種天份,總被音樂牽著走,或者,換了聽不懂語言的、純音樂的,依然如此,但是又不放棄、不願把自己丟到安靜裡面,那樣的寧靜會讓雨聲太過明顯,會讓心裡的哭聲太過明顯,沒有人聽見的話更令人難堪。

 

 

找到的書名都太過悲傷,跟雨、跟一個人、跟命運脫不了關係,所以到頭來,我想要的是脫離一個人的生活嗎?明明「自由」現在對我來說是好幾年後不曾遇見的產物,但到了現在,也無法好好地去感受那些,眼神中望向的還是街上牽手、擁抱的情侶嗎?

 

「看不見,不是不存在」之所以那時候會對劇裡這句話特別有共鳴,也是因為,很多東西,看得見的時候才不會過於威脅人,關於那些眼淚、那些傷痕、那些寫下了然後回過頭來看依然很悲傷的文章,哪一天等到都藏進心裡頭的時候,深刻割著的才更可怕吧,到了那個時候,傷是沒有人可以看見的,笑也笑不出一滴淚。

 

 

看不同的書、看不同的劇,然後試圖從中去獲得一些共鳴,卻對裡頭的愛情戲碼感到傷心,明明演起來是那麼甜蜜的片段,套用到現實層面就變成了深淵,變成了很多人的深淵。

 

人在痛苦的時候說的話不可信,在掉進深淵的時候也是一樣,但是換句話說,那時候說出口的話帶有的真心又是相當沉重,正因為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才會如此吧,當初那些兩個人說不出口的假裝,到了夢裡就會變成一場真實的風暴,持續上演。

 

 

酒喝了一口便覺得要醉,明明那個時候妳會陪我喝的,然後笑著說怎麼找到了一個酒鬼,看起來那麼正經的卻實際上相當幼稚,對啊,我承認,當久違不見的朋友說著我好像都沒有變,變成了一種壞事吧,因為都沒有長大,只是看起來變成熟而已啊。

 

所以坦白來說,當手機的聊天視窗已經把妳的照片沖刷到下層,跟那些客套一陣便忘了要聯繫的客戶一樣,我也忘記點開了對話框的時候可以跟妳說些什麼,說起什麼都不對吧,因為說起什麼都會讓我想起妳最終就是離開了,那麼那些離開,又會得罪了誰,妳換掉的我為妳拍的大頭貼,是因為不想要再與我有所糾葛吧,妳希望我看到妳是過得好的,對啊,我當初是這樣子說的沒有錯,「我還是希望妳過得好好的。」妳忠實地在兌現當初與我的諾言,而我也是一樣,也會變成妳不再開啟的視窗之一吧。

 

 

所以不該想起的就不要再想起了,回到了夢境,當初妳笑著的時候都藏在我的底片裡面、藏在我的手機裡面,那些過往的就留在雲端裡,變成科技感的保存方式,既然永遠都不會消失的話那就不用再特地拿起來回憶吧,有時候,回憶是為了饒過自己,而不是為了要饒過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