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俗女養成記(The Making of an Ordinary Woman),有雷觀後感。寫封溫柔的信,跟自己握手和解。

播放時間:2019

個人:9/10

--以下是有雷心得,文長,請小心服用。--

 

這幾天再重看了一次,心還是暖暖的,也依然又哭又笑,這部劇用了浮誇及喜劇方式來呈現場景與對話,但故事要述說的,卻是最真實的人生。

(如果是因為謝盈萱被圈進來看,絕對不會失望,這部戲的戲精太多太讓人舒服,每集都有驚奇發現,小演員們的表現更讓我驚豔。)

 

 

日子的進程是如此快速,長大後的陳嘉玲,時間一晃意識到自己39歲的「什麼都沒有」,卻還是硬著頭皮做著被使喚的祕書工作,一份餓不死的薪水、看起來還算可以的頭銜、穿著相當亮麗專業,但實際上,要看著老闆討厭的嘴臉,還要服侍老闆的老婆和小三,然後回到了家,身旁有個愛她但又是媽寶的男朋友,這一切看起來,在陳嘉玲的人生道路面前彷彿有一道高牆,她用淡然的表情在仰望這些障礙,內心卻是不停尖叫著。

 

 

從前男友的婚禮到向大榮求婚、未來婆婆的強勢與陳嘉玲的困惑,讓我一直想到一段歌詞:

 

「我們都曾經是迷路的人

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樂

然而最後卻成為了迷惘的人

忘記過程」-南西肯恩《煙花》

 

 

還記得以前流行寫封信給未來的自己,期許自己成為什麼樣的大人,那麼,這部劇反而像是在寫信給小時候的自己,說著在長大之後自己是什麼模樣、以什麼方式過活。

 

我很喜歡大嘉玲用第三人稱自我對話的方式輕聲唸出自己名字:「陳嘉玲」,旁白像在溫柔地呼喚著現在與小時候的自己,然後場景就轉回到了她的童年,那個擅於察言觀色、聰明機靈的小嘉玲,是如何在這個充滿愛的家庭裡長大,家庭對她所期望的、所傳達的價值觀又是什麼,無論是誰的到來或是誰的離開(例如:明雅姑姑、明玉大姑姑、洪育萱、晉清叔叔、流浪漢),都在小嘉玲的心中刻畫出對這個世界的想像,也間接帶出了,從自己的過往走到現在的足跡如何造就了「陳嘉玲」這個人,而這些故事,都是具有意義的。

 

 

對我來說,劇情也直接拋出了一個問題:「有多久,沒有跟自己對話,問自己過得好不好了?」

 

 

當所有的世俗價值觀加在陳嘉玲身上,她所迷惘的,是年齡、是工作、是結婚、是原生家庭的期待,她可以跟阿嬤說著:「我若是聽阿嬤的話,早點嫁掉,傻傻過一生就好了。」,但卻大爆發地辭掉工作又拒絕大榮的求婚,她一點都不傻,她只是在這些日子裡快要找不回自己,每天轟炸地處理公事,然後對於自己的愛情時而敏感時而茫然,對她來說,「工作」和「結婚」已經不知道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誰。

 

題外話一下,說到結婚讓我想到最近看的《請輸入檢索詞www》(無雷請放心),裡頭提到了男女主角對於結婚/不結婚的觀點,大意是說:「當我選擇不結婚時,我需要不停去解釋我為何不結婚。但如果你想要結婚,一句話都不用解釋。」,完全正中對世俗觀念的反擊啊。

 

 

這些互相矛盾及衝突的內在對話,有時候像極了我們人生不知所措的部分,我還記得之前引起熱烈討論的文章:「工作幾年後的6/7/8年級生們,現在過得好嗎?」,這些問題之所以引起共鳴,是因為對於自己的諸多選擇,我們往往不知道什麼是對/錯、好/壞,向著既定規範走的路就一定順遂無誤嗎?所謂的年紀到了就應該要去買車買房結婚的道德綁架,是在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別人聽呢?太多人喜歡批評他人的選擇不合理、不成熟,會不會是因為自己沒有勇氣去做?

 

 

「其實沒有那麼恐怖,那都是自己在想的」,貫穿了全劇的鬼屋,代表了陳嘉玲心中的恐懼,從在鬼屋外面偷看到買下鬼屋的決定,那是她從逃避害怕走向擁抱害怕的過程,這些害怕根深柢固駐守在陳嘉玲的心中,小時候,她害怕鬼屋裡有上吊的女人而不敢踏入,長大後,她害怕自己無法成為家人所期待的樣子、害怕讓他們失望,也不知道自己的選擇究竟正確不正確,所以面對家人時,她的眼神裡總是交織著複雜,失去工作又失去另一半的她看似一無所有,說著:「我什麼都不會。」,那是陳嘉玲內心在不停衝突後,還沒有和解、接納這些選擇的遲疑,不過長大不就是這樣一路碰撞的過程嗎?

 

 

「It’s a sign.」,是啊,很多時候,時機點的選擇是無法在當下就看出好壞的,無論是陳嘉玲選擇買下鬼屋、回到台南、吻上蔡永森,或者是陳嘉明選擇直接說出他是同志,這些人生大事在經歷時間淬鍊後,回過頭來看,如果可以笑著說出來的話,那麼無論旁人當初如何阻止,自己還是會對當初的選擇問心無愧吧。

 

 

就像大榮最後來向阿嬤上香時兩人的擁抱,對陳嘉玲來說,「人生走到這個階段,不再見不一定是壞事,清清楚楚、輕輕放下,或許會更好」,這不只是在說她與大榮之間的關係,那一句「我只是不愛了」說得坦然,是因為她要選擇愛回自己。

 

 

 

陳嘉玲其實很幸運,她有著很疼她的大家庭(嘉明QQ),總是最支持關心她的爸爸是強大的依靠、嚴格嘴硬但都默默看在眼裡的媽媽、把陳嘉玲的東西收藏紀念、護貝又題字的疼她的阿公、浮誇系張力十足但想要最後可以自由自在做回自己的阿嬤,還有,雖然一直邊緣但有好好長大又能適時出來擋槍、嘴砲的弟弟,她擁有的愛是這麼多、這麼溫暖。

 

 

而小時候的故事對於全劇而言的篇幅剛剛好,也相當貼切地描寫了討人厭的親戚大絕招(生前不見人影或者就愛出一張嘴),有太多對話生動到讓人討厭(這是稱讚,真的太寫實了),渾然天成的台語更是令人舒暢,無論是爸爸模仿司機和收音機(?),或者是阿公霸氣的:「恁杯台灣人、喝台灣水、吃台灣米、講台灣話,有什麼不對?」,那個時代下的氛圍是不同世代之間交疊的共同回憶,就連威脅小孩的方式到現在也都一樣:「是垃圾桶撿回來的。」

 

 

另外想提的一點是,「廚房」在小嘉玲的篇幅裡佔了蠻多畫面,無論是豬油之舞、阿嬤的歌詞本、或者最後的爆哭結局,都在這個場景裡,或許,這個日常之地,是一個家裡最簡單、也最要守護的地方(還把爸爸趕出去),看似不起眼,卻承載了一家人的重心。

 

 

對媽媽和阿嬤而言,廚房是她們揮灑自己本領的重地,對家裡的男人們而言,回家時總有那麼一桌豐富的菜餚,或是可以隨時端上桌的熱騰騰家常菜,女人們的貼心就體現在這個地方,無論是晉清叔叔說的肚子好餓,不知道還有沒有剩飯、阿公捨棄了鳳梨配飯還是可以在爐上找到一鍋美味、讓我大噴淚的晉文爸最後把抽屜撬開時,說著不曾讓他挨餓受凍、總是有熱飯菜可以吃的回憶,這些小事之所以這麼讓人鼻酸,是因為這樣的平凡其實一點都不平凡。

 

 

後來,考上大學的陳嘉玲,偷改了志願卡跑去台北,那是對於自由的渴望,接著,她在永森口中的天龍國繼續工作、生活,看似逃離緊迫盯人的那些關心,在台北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卻還是在回家時,害怕自己變成讓家人失望的孩子,她對爸爸出氣的那段話是對媽媽說不出口的壓抑,爸爸從來就沒有要求過她這些,他只希望陳嘉玲快樂健康,但對媽媽而言,她時常扮黑臉、從不輕易稱讚、總是擔心東擔心西、又有很多的「為什麼」,即使陳嘉玲知道那是關心,但是當媽媽真的說出:「我是在關心妳。」的時候又感到壓力龐大,這樣的對話寫實到讓我太有共鳴。

 

 

 

只是,不只是陳嘉玲跟陳嘉明在長大,爸媽們也都在學習如何跟孩子對話,在孩子看不見的地方,其實他們也經歷了不少挫折和調適~

對媽媽而言,就是最後提到嘉明那段讓我噴淚的告白,媽媽說:「我記得那個專員跟我說一句話,他說:『最重要就是媽媽。』我想想也是有道理,無論如何都是我自己的兒子,我應該要跟他站在一起,不是嗎?有時候我也在想,他活到現在三十歲了,這麼大了還不敢跟別人說, 也是很辛苦。我也很想告訴他:『阿明,其實媽媽都知道,你不是只有一個人而已,不用這麼孤單。』

 

對爸爸而言,跟佑仔的握手一切盡在不言中,爸媽兩人對子女的愛,讓這些課題從陳嘉玲和陳嘉明身上,共同變成了一家人所要面對的未來,只是,有時候一回頭,看見爸媽已然蒼白的髮鬢,真的會讓人很不捨啊。

 

 

最後,大小嘉玲粉刷著已經不再是鬼屋的鬼屋,它可以成為陳嘉玲心中所想像的任何樣子,也就代表她對於自己的選擇,或者對未來的未知不再是伴隨著恐懼,當陳嘉玲的自我對話來到最後一段,恰巧下了最完美的註解,而這也不會是她的故事的結束,她找回了自己,並且寫了一封溫柔的信(旁白)跟自己和解,用「親愛的」作為開頭,因為自己真的必須是最愛自己的人:

 

「親愛的陳嘉玲,妳是從幾時開始忘記了?忘記這輩子其實很長,長到妳可以跌倒再站起來,作夢又醒過來;妳又是從幾時開始忘記了,這輩子其實很短,短得妳沒時間再去勉強自己,沒時間再去討厭妳自己。」

「親愛的陳嘉玲,從現在開始,從這裡開始,不要再忘記了,我想要對妳說,對不起,謝謝妳,還有,我愛妳。」

 

 

 

導演:嚴藝文、陳長綸

演員:

謝盈萱(飾陳嘉玲/大嘉玲)

吳以涵(飾陳嘉玲/小嘉玲)

陳竹昇(飾陳晉文)

于子育(飾吳秀琴)

楊麗音(飾陳李月英)

夏靖庭(飾陳義生)

藍葦華(飾蔡永森)

宋緯恩(飾陳嘉明)

溫昇豪(飾江顯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