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寄生上流(Parasite),有雷觀後感。假裝得來的現實永遠無法成為現實。

上映日期:2019

個人:9.2/10

——以下是有雷心得,請小心服用。——

 

這部電影的心得我想已經很多了,從喜劇看著看著,捏著手期待究竟劇情走向是什麼,然後就蹦!爆炸給你看,真的有夠精彩,關於那些階級反轉和諷刺意味,從滂沱大雨開始,竄動如蟑螂的金家人,把上流社會與下流社會的現實面徹底揭露,這部電影的黑色幽默絕對精準到位,後勁相當強,看完好想二刷啊。

 

以下是心得,相較於主軸的金家人,我想先說說社長一家。

大部分人覺得他們有夠衰,被欺騙然後引狼入室,最後造成這個悲劇,他們根本沒有做錯什麼,當初買房子也沒有被告知還有隱藏版的地下室,反而是這些貪心又知情的人們在利用他們。

 

對,一個成功的企業家配上在家的單純貴婦,生了兩個小孩所以應當是從此幸福快樂的日子,卻怎麼捲入了這場階級戰爭?

 

說實話,被寄生的社長一家很難去怪罪他們什麼,他們在意的「越界」以及小孩教育,相當合情合理,而且也直接表現出來(例如社長跟金爸說,他覺得之前的司機有時會太過越界,算是個提醒),他們對金家和前管家可以說是沒有隱藏什麼,所以,當最後派對小兒子昏倒時,不知道他們是一家人的社長當然是著急著要金爸載他們去醫院,他沒有意料到自己會被捅了一刀,而也是最後這一刀,讓整個已經看似大亂鬥的結尾,顯得更令人瞠目結舌。

 

 

從我這個觀眾視角看來,社長一家令人不喜歡的點,或許比較明顯的,是用「錢」就能夠得到一切的富豪感。

 

司機在自己的車裡留了內褲?甚至可能有毒品?把他換掉就好。

前管家得了肺結核會影響到小孩怎麼辦?把她換掉就好。

 

也就是說,他們並不在意他人的付出,畢竟是我們「花錢」聘請你來做工作,而當你不適任了,我不需要真的去理解你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自己猜測(竟然在我的座位車震)、或是聽到他人的耳語(不小心在醫院聽到肺結核),就確認你不OK,所以無論你開車技術多好、或者照顧了我們多長多久的時間,我可以直接淘汰掉你換一批新的,反正對我來說,只是找人代替掉你的位置而已,而這樣子用錢來買服務、只顧自己利益的方式,該說很像慣老闆嗎XD 你不符合我的期望,那你就走人,我不需要用心理解,反正搶著做這個工作的人多的是。

 

除此之外,當金家躲在桌子底下聽見了社長和太太的談話時,社長所提到的「搭地鐵的人身上的氣味」、「他問的問題好幾次都要越界」、「讓我受不了的是他會飄到後座來的味道」,他言語中並沒有很明確提到「窮酸味」(更何況這還是社長在不知道會被聽到的情況下說的,已經算講得很客氣),但聽在金爸耳裡,他眼睛閉著不知道已經醞釀起了什麼情緒。

 

這裡令我感到相當有趣的是,社長拿「平價」來嘲諷的情調,明明太太嘴上說著厭惡還戴著手套捏起內褲,社長卻說如果妳穿著廉價內褲會讓我更興奮,還有太太提到要買毒品的口氣,這就很像在做愛時會講的dirty words,聽在金家人耳裡,自己成了他們在展現人性最真實的一面(性愛)時的討論對象,不好受的種子絕對在心中發芽,

 

 

 

社長衝擊到金爸的觸發點,除了對「味道」的見解之外,就是最後那一個捏鼻厭惡要拿鑰匙的表情,徹底讓金爸失去理智。

 

要說到底為什麼金爸要捅社長一刀?對我來說,這一刀捅下去是混雜了極龐大的自卑、憤怒、無助以及絕望,我的家人都已經受傷成這樣子了,你只在意你昏倒沒流血的小孩,我的味道越界是因為我就是下層社會的人物,甚至我的家被大雨淹沒,全家淪落到收容所裡,你們上層階級能懂什麼、憑什麼露出那樣歧視的表情?

 

那像是永遠都撕不掉的標籤,就算金家人再怎麼假裝名校畢業、假裝自己經驗老道或者可以穿的體面、假裝社長一家不在的時候自己就擁有了豪宅,他們永遠都還是晉身不到富裕階層之上,他們依靠假裝得來的現實永遠無法成為現實,但是誰會知道這些難堪的憤怒?在他心裡醞釀的漩渦,社長不會知道,也永遠無法體會,最後社長的捏鼻厭惡表情,讓金爸替自己累積已久的難堪找到了一個爆炸的出口,於是社長被捅,金爸躲到了地下室,完全成了蟑螂般的存在。

 

 

我認為是金爸自我累積的難堪造就了這個悲劇,而且,寄生於社長一家的金家人,這個結果會不會是他們自找的?

 

他們似乎沒有可憐到三餐不繼,他們偷取別人家的網路,而且從一開頭的消毒畫面、亂折pizza盒就可以看出,這一家人貪小便宜、投機取巧的心態為何,他們到後來全家人都進了社長家更是貪得無厭的表現,狂妄地在客廳喝酒吃東西,還真以為自己成了上層階級的一部份,對於有錢人也是嗤之以鼻說著「因為有錢所以善良」,這樣的劣根性是即使他們有錢了,也不會對任何人善良,而是像把前司機還有前管家趕走一樣,只以自己的利益為出發點吧。

 

不過,一切都在前管家來按鈴進門後變了調,劇情也是從這裡開始有了明確但轉換十分流暢的變化,外頭的暴風雨更顯現了即將發生的大事,劇情很荒謬沒有錯,原本我還以為前管家太過傷心要回來自殺,誰能想到房子裡有個地下室,地下室裡還有個住了四年的男人?

 

 

金家人和前管家雯光夫婦之間的鬥爭,象徵了依附於社長一家的這些人們,存於地下室裡、半地下室裡,他們要「走上來」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說起來,金家人和雯光夫婦算是不同類型的寄生者,金家人貪婪而雯光夫婦安分,但他們都一樣在利用著社長一家,金家人很過分沒有錯,他們認為雯光夫婦的存在是威脅,一直要報警把對他們的阻礙除去,只要牽扯到利益的時候他們一家人就會團結起來,但是,雯光夫婦的情況讓我在想,能被隱藏的小惡只要不被發現就沒有關係嗎?

 

這個問題或許也是無解,而且相較於金家人,雯光夫婦很「客氣」了,他們不過就是底層另外一個家庭的縮影,只是沒有那麼貪婪、沒有那麼令人傻眼。

 

 

最後再講一下那顆石頭,沒錯,它就是一顆石頭而已,它放在河裡,跟旁邊的根本無異,但它可以是基宇的希望也可以是兇器,當基宇説:「是石頭黏著我」,他握住的以為可以帶來好運的石頭,最終卻讓他頭破血流。

 

當人們緊守著自己以為重要的東西的時候,旁人(金爸)也許不能理解,但人們總能找到理由說服自己,或者是試圖要用這麼一點希望來扭轉乾坤,基宇在體育館裡把石頭壓在心上,我不確定他是否在感受夢想成真的重量?因為就像他最後幻想能把豪宅買下、讓金爸從地下室走上來一樣,這一顆石頭可以成為富裕人家的造景之一,也能成為他夢想成真的一部份,只是夢想終究只是夢想,這微弱的希望不過就是自我美好的想像罷了,回到了現實他只能無法控制地笑著,就像在嘲諷自己一樣。

 

 

《寄生上流》裡可以提到的東西太多,我仍無法一一描述對這個劇本環環相扣的驚艷,那些對北韓的嘲諷、台灣古早味雞蛋糕、小兒子的印地安扮演、朴多蕙的感情遊戲、演員的細微表情、(加一個李善均的磁性嗓音)、還有導演的呈現手法都讓這個討論太多次的「階級」有了另一個角度,看完真的相當過癮。

 

導演:奉俊昊

宋康昊(飾金基澤)

崔宇植(飾金基宇)

樸素丹(飾金基婷)

李善均(飾朴社長)

趙汝珍(飾朴太太)

張慧貞(飾忠淑/基澤太太)

玄升玟(飾朴多蕙)

李靜恩(飾雯光/前管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