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有時候是自己選擇把自己蒙在鼓裡的

害怕變成一個人,所以選擇維持現狀,但這真的是妳想要的嗎?

 

 

妳問了自己好多好多遍,卻都得不到一個答案,自我反省像是一隻蟬,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以極其響亮的聲音叫起,在那些沉澱的日子裡告訴妳:「妳一定要…」、「妳一定不要…」,在醒來之前,妳接受,不願再深陷下去,然而在醒來後,妳又把那隻蟬捏死,不想改變。

 

蟬是這樣子的,在某些時刻大響起來,以一種近乎壯烈犧牲的聲嘶力竭,試圖呼喊在睡夢中不願醒來的妳,比夏夜煙火更短暫的是,牠的提醒不夠絢爛,反而像是瀕死前的掙扎,告訴妳事實的殘酷,可是人好像總要一個讓自己死心的理由,還沒有聽到不愛就不會放棄,或者,還沒有看見決定性的證據就不會相信背叛。

 

 

 

有時候是自己選擇把自己蒙在鼓裡的,別人花再多的氣力要打醒妳,傳到妳耳裡時都已變成悶響,妳害怕的不是戳破現實的殘酷,而是那種體無完膚的感受。

 

 

 

妳幻想著離開的那一天,是否能夠瀟灑,妳心裡某部分期待被挽留,可是之後呢?萬一,說出不再再見,妳們之前所有的相處畫面就會陪著妳回家,妳的笑會帶著遺憾和感謝,但眼淚更濃縮了那些痛苦和掙扎,妳還記得當初對待彼此的真心,可是過了這些日子,妳好像快要忘記很多事情。

 

忘記上次她的奮不顧身是因為妳受到了什麼委屈、

忘記上次什麼時候收到她的心意而不是物質替代、

忘記上次她所說的未來規劃是妳們有共識的時間點或者只是空談,

忘記上次她是什麼時候帶著喜歡的神情,瞳孔裡放著愛認真看妳。

 

 

妳感覺那些曾經好遙遠,快成了上世紀的產物般那樣嘲笑自己,後來她的忙碌、不讀不回、匆忙吃飯或者是放假只顧休息,妳不知道自己被放在哪個位置而徬徨著,卻仍舊能用她拿來說服妳的理由進而說服自己,還不能夠放棄。

 

是她維持了妳們的關係,或者是妳在苦撐著,妳總是不願去想這些問題,不願去想誰的付出比較多或者是誰比較愛誰,因為要去這樣比較的話,妳會看見自己贏得了所有,卻輸不起她可能的離開。

 

 

或者,有時候妳想,或者被問,為什麼要那麼卑微?

妳給出一個苦笑,然後再重複一次她的理由,「所以,我不可以丟下她。」

 

或許某部分是自找的妳知道,也為自己能夠把底線退讓至此而覺得可笑,那麼,清醒的那一天誰也無法決定,要維持的現況也不會再糟了,妳摀住耳朵,只聽得見她的話語,妳告訴自己:「我不是害怕自己變成一個人所以才維持現狀,我是怕她受傷」,然後用這些呢喃來養下一隻蟬,以一種自我循環的方式來扯平那些相處的皺紋,眼角帶著淚,繼續微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