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任明信—《別人》。只能安撫自己還會痛,或許就還不算太糟。

出版時間:2017

個人:8.5/10

 

詩人的散文集,是帶有生活的苦、酸、眼睛腫痛,但又不失浪漫情懷的自我嘲諷,如果,詩像是一把不存在、但是往往能直接狠狠刺到心裡的鋒銳無比的刀,那麼,散文就像是把自己打碎、散落在生活裡,在漫漫長夜中,啜著咖啡,佯裝失眠般描述自己永遠太過真實的體驗,不帶有太多隱喻,但是折磨得像是剛開完刀的細線,纏著你又拆解不掉,只能安撫自己還會痛,或許就還不算太糟。

 

 

開頭的幾頁裡,照片配上手寫的字跡,我想,作者的詩人靈魂還是先跳出來好好地打了聲招呼,先給讀者一些進入真實世界的喘息空間,等到習慣了被幾行字傷到體無完膚之後,再來講生活,講那些藏在隙縫中,一關燈就來抓走你的黑暗,等到夢境迂迴、地板碎裂,再跟你説說,他的朋友、愛人、還有過去與現在。

 

 

我特別喜歡這本書裡提到有關電影的那些話,例如《動物方城市》、《單身動物園》、《Carol》、《原罪犯》等,或許是因為自己也會寫點心得所以特別有所共鳴,但又對作者能夠寫出這樣的體悟感到無地自容,那就像是,即使我寫了再多也達不到那樣灑脫境界的挫敗感,所以在看書的當下,一邊羨慕作者的文筆、又一邊感到相當有趣,因為,電影經過剪輯後放映的版本不會改變,但是每個人讀懂了多少、看進了多深,只要聽他說他的感受就能略知一二,而能用精煉、帶點詩氣語調這樣寫的,在我看過的大多數影評裡,大概也沒有幾個人吧。

 

 

所以這本偽裝成散文集的詩,會在字裡行間透出詩人的血,我以為我看的是作者的生活記事,實際上那也是屬於每個人的一部份,跟朋友聚會、看電影、出國、討論時事,再平凡不過的這些體驗,在任明信的筆下自然到可以輕易被捕捉完整,那些生活的瑣碎其實都有各自的意義,而非徒然。

 

 

讀散文集是沒有時間壓力但又有所連貫的,它不會跟看小說一樣一直想要知道結局,也不會都是通篇獨立的故事,在《別人》裡,講的大抵就是人生,多麽複雜且尚未完結,不時會崩解卻又能說服自己已經癒合,這是一本屬於作者的自述,但其實也是我們某段日子的縮影,生而為人,也不過就像畫家鄭博仁在封面上那顆漂浮著的大腦,名為《存在的瞬間》。

 

 

作者:任明信

出版社:大田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