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置之死地而後生

有時候聽著歌,我在想。

 

會不會是這樣子的,用歌詞刺著自己,用旋律把自己帶回當初和妳一起合唱的快樂,就能好得比較快,直接去正視妳已經離開的事實。

 

逃避不會比較好,因為什麼都已經無法改變了啊,就算去後悔什麼、對自己生氣,也已經對我們的共同記憶無所幫助,是吧。

 

所以何不給自己一個痛快,妳那時候的緩慢抽離,其實是害怕我受傷吧,但妳不知道的是,那讓我更加折磨,活在患得患失的夢裡,手裡好像抓著什麼但又會瞬間失去的那種不安,無法自在、無法開懷,任誰都會選擇放棄的,我也是,所以妳的狠心體現在這些放手當中,越慢越痛。

 

 

我說,沒關係,我知道的,謝謝妳。

 

 

告訴自己就是這樣了,痛就痛,一輩子那麼長的時間,要跟什麼共處我們已經活得很懂了,傷痛也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所以說,其實有時覺得豁達到無所謂,有時又扭曲得可以,反覆在這些矛盾中載浮載沉,告訴自己我很好,有時覺得我好不起來,任記憶跟自我廝殺。

 

就像昨天歌單裡跳出棉花糖的《怎麼說呢》,銳利直達心中。

小球這樣唱著:

眼淚的牆 遍體鱗傷 孱弱 斑駁而崩塌

怎麼說呢 你已不在身邊 慌張襲捲了世界

怎麼說呢 你都不在身邊 愛情終究是善變

 

其實我已經不哭好久了,頂多心裡酸酸的,不論看著電影還是看著路上相擁的情侶,有時覺得自己無情又殘酷,是不是其實我一點都不在意,像是想要說服自己那樣,在夢裡覆誦著,不想扮演受傷的脆弱所以撐起了太多夜晚,總要到秒睡的狀態才肯閉眼,不肯輕易讓自己失眠。

 

試著想,其實我們還待在同個城市裡,可是那天妳離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妳了,以前種種巧合的相遇緣分已經用盡,所以是真的吧,我一直很相信緣分這樣的不可測因素。

 

在關係結束的那刻,我們的連結就斷了,以後不論再見到妳時是什麼模樣,我知道的,我們之間已無悔無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