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那時候的事, 都已經是那時候的了。

還是有些歌不能聽,聽了就會開始對號入座,想著當初妳也是這樣對待我,那些我們之間的距離與沉默,最後壓垮了累積起來以為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感情,沒有了未來。

 

 

那時候妳總問我想做些什麼,在我們從校園要踏入社會的日子裡,價值觀蛻變,好像找不到自己容身的地方,想著要屈就還是能夠養活自己多久,而說好的要有一個家,又有多遙遠。

 

過往的照片笑得瞇起了眼睛,一切都很簡單自然,就那樣笑了,沒有負擔、沒有假裝的,就算晃動了紀錄的痕跡也還能感受當時的快樂,走過的那些地方,櫻花還開著嗎?

 
我依然盤旋在這裡,記起機車後座殘留的溫度,記起我們也曾在那家店裡面對面坐著吃飯,說著那天的憂傷與抱怨。

一大片落地窗成了一幅畫,時間就此停留,畫中的人物不再說話。

 

所以我以為該痊癒的,其實尚未遠離,只是把自己困住,假裝看不到那些腦袋裡的思念,寧可藏進夢裡,然後告訴所有人,我沒事、我很好,卻笑不出真正的聲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