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後退

其實妳那時候不說話不是因為生氣或難過,

而是對我已經無話可說,開始慢慢在後退。

我記得後來的那些閃躲,那些我們在社群軟體上的表情符號多麼生動,但當我們見面時,竟然像是比大學同學再好一點的關係而已。

 

那種落差感很可怕,明明是伴侶啊,妳在,卻讓我感到更無助,好像我們隔著螢幕才能好好互動,但我猜想,即使妳傳了一個大笑的表情給我,實際上是漠然吧。

 

就跟我們見面的反應一樣。沒有起伏。

 

 

沒有人做錯什麼、沒有家人的反對、沒有第三者的介入、也沒有因為經濟或生活而必須依附在對方身上的壓力,我們完全可以各自獨立存活的我知道,所以是因為這樣嗎?

 

妳放手了,再也不需要我。

 

 

妳退到一個我追趕不到的地方,我也好累了,沒有意見就這樣接受,沒有吵鬧沒有要求沒有情緒勒索,只是跟妳說要記得好好照顧自己,一如往常的關心,我僅能做到如此,因為再多的那些妳也不想要了,我留給自己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