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有雷觀後感。「憤怒」的意志。

上映時間:2018

個人:8/10

以下是有雷心得,請小心服用。

 

三張廣告看板,放的是一個母親最沉的痛。

 

電影有三個主要角色:媽媽Mildred、警長Willoughby和警察Dixon,近兩個小時的片長,用不同的對白來描繪出這些角色的性格,也可以說,是演員強大的演技清楚呈現了他們想說的話:

 

媽媽-Mildred Hayes

Mildred看似苛薄、不近人情、說話又嘲諷滿點,可那是因為她的憤怒,女兒受到強暴但案情過了七個月絲毫沒有進展,她必須找到解答和出口,所以她揹上了堅強的外殼,要扛起尋找真相的責任。

她就像電影開頭那隻在窗邊無法翻身的甲蟲,四腳朝天想讓自己走回正軌,而不是暴露自己柔軟的腹部任人宰割,也希望能夠有人可以伸出援手,而不是讓她孤立、陷在哀痛中得不到真相。

 

於是,三張看板用著極為簡單的三句話:

「Raped White Dying」

「And Still No Arrests?」

「How Come, Chief Willoughby?」

 

沒有暴力、色情和毀謗,有的是她滿腹的疑問,她想要知道解答,更想要警方好好重視這個誰都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

 

 

警察-Jason Dixon

而後警察Dixon出現,他帶著令人厭惡的刻板壞警察形象,仗勢、說話粗魯、漫不經心、媽寶、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衝動直接在大街上打了廣告看板商Red Welby,甚至後來還直接把Welby痛打一頓丟下樓,但為何警長仍包容他?

 

當警察同事問警長為何不開除Dixon,警長說:「他心地不錯,且沒有證據能證明他刑求犯人」,他像是一個父親,試圖教導Dixon很多事情,他看見Dixon好的那一面,雖然有時也很受不了他,但警長對他的包容讓Dixon是很尊敬他的。

因此,Dixon才會在撞球檯前對Welby說不應這樣對待生病的警長、在他與警長到看板前調查案件時,當警長推了他一把要他不要開侏儒玩笑,他也不反抗(不然依他性格早就反擊回去)、在警長咳血後被送上救護車,他是那一個最擔心的人。而也是這樣的依靠,讓Dixon在聽到警長的死訊時,哭得像個小孩。

 

Dixon是這部電影裡最傻也改變最多的人吧,他用衝動、口無遮攔來掩飾自己的不安,當大家都認為他是媽寶、刑求黑人的壞警察,他一邊反抗又一邊承認的樣子真的是很幽默,他只是缺乏正確的指引才會墮落至此(想想他媽媽總出些壞點子)。

電影中也會看到Mildred套出他的話時那種得逞的表情,兩人之間的水火不容,要如何破這件案子?

 

 

警長-William Willoughby

他受鎮民和家人喜愛,當他被看板攻擊時,幾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Mildred,指責她不應該如此對待警長,但的確,他是最高長官,理所當然要負起揪出兇手的責任,而他的癌症不是他能脫身不管的理由。

他告訴Mildred,關於案件的進展以及無能為力,解釋犯罪資料庫的不可行,他理解,理解憤怒與悲傷,可他盡力了,能怎麼辦?

他當起了Mildred與Dixon之間的潤滑劑,他的三封遺書,用著幽默、溫柔、真摯與誠懇的語氣,分別告訴他的老婆、Dixon和Mildred,他的感受以及想真正告訴他們的話。

他從一開始極力勸退Mildred,最後他甚至預付了看板的租金要延續Mildred的勇敢決定,他知道真相是Mildred最重視的,也為了不讓心愛的妻子看到他受病痛折磨的樣子,他讓他的死亡,不過是提早了一點罷了。

 

 

 

前半段,幾乎所有人都在指責Mildred(除了她的禮品店同事),她的兒子說,看板讓他不時想起姊姊的死、胖牙醫是鎮民的指責縮影、Welby跟她説看板其實只付了訂金沒付租金、七塊美金男的攻擊…等等,我試想,如果是我,會不會到後來會變成是認為自己太過分呢?

更何況,最後Mildred與女兒的相處是如此難堪,她甚至脱口而出希望女兒被強暴,這道傷痕永遠無法再彌補了,她根本不需要旁人的指責,自責就足以壓垮她!

但為了自己的女兒,她不願為了這樣的挫折妥協,她孤軍奮戰著,想找出一絲曙光,哪怕真的只是一點點就好了。

 

 

她揚起自己身上的刺要讓這些警方知道痛楚,但她也不是蠻橫不講理,她的溫柔是看板前一盆盆細心照顧的花,當一頭小鹿撞進眼前的時候,她喃喃自語,用顫抖的語氣說:「我知道你不是她」,也才會在看板著火時,心碎地跪倒。

那是她僅有的聲音,僅有的、能被聽見的控訴,她那一句低沈的「Robbie」喊得多麽絕望,讓我瞬間嚇到,因為,如果連這些都消失了,她還能如何堅持下去?

 

 

電影中的轉折點起於警長的自殺與三封遺書,當一切像滾雪球般的互相吞噬:看板被縱火、警局被縱火、她原本是想要引起大家注意才能提高破案機率,可怎麼到了後來,卻是一樁樁的互相傷害?

 

當警長給Dixon的遺書裡說著「愛」和「冷靜」,當Dixon抱著Mildred女兒Angela的檔案滾出火場,而Mildred發現Dixon受到火吻仍要把檔案救出後,劇情開始轉變。

 

Welby的善意、Dixon的道歉、酒吧裡的嫌疑犯,齒輪開始快速轉動,好像有點微弱的光正在從黑暗中透出,兇手會如警長所說,在酒吧的不經意中被遇見嗎?

 

Mildred對Dixon的那句道謝,讓兩人看見了彼此都是為了破案而努力,Dixon也找回了他的警徽,找回那一個他弄丟好久、但想起自己初心的警徽。

 

最後,當Mildred和Dixon驅車前往嫌疑犯的所在地,Mildred深吸口氣告訴Dixon是她縱火的,Dixon説:「當然,不然還會有誰?」,語氣多麽無傷大雅,Midred笑了,原來,他們兩人都經歷了火傷,一個在心上一個在身上,卻同樣理解了兩人並非真的是敵人。

 

電影中有許多諷刺的片段,像是同志歧視、教會性侵案、媒體造謠、種族歧視、殘障歧視、美軍在異國暴行的國防布、還有19歲女友不時的亂入,她傻傻的好像永遠搞不清楚狀況,但卻說出了電影的核心(編劇真是太諷刺):「憤怒只會招致更大的憤怒」(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只是一張書籤上、隨處可得的名言錦句,卻是這部電影的課題。

 

「憤怒」的意志掀起了這個小鎮最底層的那些不聞不問,電影中有幾幕極具張力,令人心頭一驚,但就我所感覺,電影沒有要說教、沒有要說「原諒」。放眼來看或許這只是一個小品,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但卻帶出了那些因憤怒招致的傷害、因偏見招致的傷害如何被接受。

 

 

導演:Martin McDonagh

演員:

Frances McDormand(飾Mildred Hayes)

Woody Harrelson(飾William Willoughby)

Sam Rockwell(飾Jason Dixon)

Caleb Landry Jones(飾Red Welb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