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我織的夢醒來一片殘骸。

中午跟同事出門吃飯,除了感嘆自己已經不想待在這個工作地方,又被餐廳裡的背景音樂刺傷,覺得東西哽在喉頭,一種想吐出什麼但最後應該是眼淚會掉下的情緒,於是不太想說話,但,又是一個必須客套的社交場合。

 

發現自己除了公司和家裡兩個點以外,感覺很久沒有在外面吃飯,因為不喜歡一個人坐在喧鬧店裡的無助,所以也對外面開始失去興趣,回到自己原本孤獨的樣子。

 

聽悲傷的歌,但又怕陷入那種情緒,一種自虐的行為是吧。

 

回去聽了《魚的後代》、《是不是我還不夠好》、前陣子一直重複的《Don’t cry Don’t cry》,還有妳曾給我的《斑馬,斑馬》,一個旋律出來就足以令人淌血的心酸,可是我又想呼喊出來,想大叫究竟我想要的是什麼。

 

只好整理房間,然後丟掉一些東西,我只是想要讓自己哭泣嗎,但是哭不出來,被自己的理性壓住,太過冷靜與沉默。

明明悲傷的人,不應該聽悲傷的歌,是嗎?卻又想找到跟自己有所共鳴的那些,然後說服自己,是啊就是這樣啊其實你們都跟我一樣吧,大家都是一樣難過的啊。

 

有時候會開始放空,進入自己的世界,好像耳朵聽過的音樂只是流過,卻沒有流到我的心裡,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思考什麼,就只是,茫然。一種想逼自己前進,但實際上無所作為的日子。

 

朋友告訴我,正與對方交往兩年半,這個數字現在對我來說既長又短,長的是我曾經伴一個人六年的時間,短的是我也曾有過兩年半的感情,卻消逝的讓我措手不及。六年啊,真的好久,當別人聽到的時候,反應是不是都會是這個樣子呢,明明可以一起到很遠的未來,可是我們彼此都鬆開手了。

 

想辦法讓自己過得好,好嗎。

 

所以是否我已經難過了太久,才把這次的衝擊降到最低,每一次自己心裡的想法都在把難過範圍放大,所以諷刺地說這樣的結果是我意料中,因為,我知道自己也放棄了。

已經哭過了不知幾回,才讓這次的眼淚收得又急又快,或許傷害已經太重太久,久到我早就弄丟自己。

 

我知道再去設想什麼或猜測什麼都是沒有用的,離開是事實,理由都是假的,我們無法成為讓對方愛得很久很久的人,我們早已不說話,聽不見彼此心裡的聲音。

 

 

忽然又回到那樣空空的感受,沒有人在家,沒有人在意,也沒有人會問我今天過得如何,所以,這段堅強時候過了,之後的各種節日都會狠心地提醒我我是一個人的事實,然後迎接需要擁抱的季節,需要跟群體共同慶祝的季節,惱人的冬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